原创《诗经》里的宣姜和卫宣公,短短的诗歌却是满满的奚落

2020-04-21 00:03作者:admin来源:未知>次阅读

原标题:《诗经》里的宣姜和卫宣公,短短的诗歌却是满满的奚落

《诗经》解读第79期

《国风·邶风·新台》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燕婉之求,蘧篨不鲜。 新台有洒,河水浼浼。燕婉之求,蘧篨不殄。 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词语注解 邶(bèi):中国周代诸侯国名,地在今河南省汤阴县东南。 新台:台名,卫宣公为纳宣姜所筑,故址在今山东省甄城县黄河北岸。台:台基,宫基,新建的房子。 有:语助词,做形容词词头,无实义。有泚(cǐ):明晰的样子。 河:指黄河。弥(mí)弥:水盛大的样子。 燕婉:指夫妇亲善。燕,安;婉,顺。 蘧(qú)篨(chú):不克俯者。古代钟鼓架下兽形的柎,其兽似豕,蹲其后足,以前足据持其身,抬首不克鸟瞰。喻身有残疾不克鸟瞰之人,此处奚落卫宣公垂老体衰腰脊僵硬状。一说指癞蛤蟆一类的东西。鲜(xiǎn):少,指年少。一说善。 有洒(cuǐ):高峻的样子。 浼(měi)浼:水盛大的样子。 殄(tiǎn):通“腆”,优厚,优雅。 设:竖立。 鸿:蛤蟆,一说大雁。离:脱离。一说离通“丽”,附着,遭遇。一说离通“罹”,遭受,遭遇,这边指落网。 戚施(yì):蟾蜍,蛤蟆,其四足据地,不必,不克抬视,喻貌丑驼背之人。

时间悠扬过春柳夏花成诗成画,谁可还记得那年那一朵刹时枯萎的桃花。悲悲莫过于心物化,她是一朵桃花却在开的最鲜艳的那秒内连同枝干一首枯物化了。

宣姜那朵惊艳时空的桃花,吾在《正人偕老》中已经仔细讲过,现在再度遇到终于不再是奚落她让她背锅,而是取乐以前谁人无耻夺儿媳的老须眉。

所谓兰因絮果你所栽的每一份因都将会在某一刻结收获,重新流进你的生命。既然做的出抢夺儿媳的事,也必得担大多的口诛笔伐。

新台遗址在今山东省甄城县黄河北岸。新台的来源便是以前的那场闹剧。也由此引发了后来的《二子乘舟》《正人偕老》《相鼠》《新台》等……

最先再次晓畅下诗中人物,清新秀物特点。最主要的三个(宣姜,卫宣公,急子)。宣姜,生卒年约略,齐僖公之女,卫宣公的夫人,姜姓,名字约略。宣姜的宣字表明他是卫宣公的夫人,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

卫宣公卫晋(?—公元前700年),姬姓卫氏,新闻中心卫庄公之子,卫桓公之弟。卫国第15任国君,公元前718年—公元前700年在位。是个老而丑的大色狼。姬伋,卫宣公之子,也称急子是被夺妻子的可怜虫。

伸开全文

事情还要追溯到八十年代卫(姬姓,因封国为卫,故名)州吁物化于逆政变之后,卫国即由卫州吁的弟弟卫晋继任国君。卫晋在年轻时已经相等荒唐,跟他的庶母夷姜私通,生下一个儿子。名卫急子,有趣是急急而来的儿子,这件主要叛变礼教的乱伦事件,自然绝对隐秘,以是只益把孩子寄养在民间。

等到卫晋当了国君,具有不再在乎袭击干预的权力时,才向表公开,并且立为太子。后来准备给急子成婚专门的建造新台,为了迎娶宣姜,当时候还是齐姜。然而戏剧性的一幕就发生在新台之上。

后来被排成戏剧《新台月》。当齐姜步履款款的着红色嫁衣来到卫宫时,她的美貌顿时便惊艳了多人。她似乎一曲月牙照亮了整个卫宫也照亮了这个站在新台之上不雅旁观的又丑又老须眉的私欲。

“边境犯急,朕特命急子出使齐国,非诏不得回”。于是原本是本身儿媳的齐姜,成了本身的妻子成了宣姜。老夫配少妻,蛤蟆配嫦娥,多人取乐,卫宣公却依然自得不已新台迎婚。

齐姜怎么也不会想到他心心念念所要嫁的如玉儿郎到此时会变成面前目今这个又老又丑的须眉。她苦乐,在齐宫她口口声声听母亲哺育要益益奉养公婆,可现在公变成夫,这又是何说?在路上她心内的桃花炎烈的开了沿途,可是盖头一掀她的郎君被派出使异国,面前目今的须眉早已白头又怎能再陪她白头?

编辑

这时已成为宣姜的她不清新,她感觉到的只有无助和凶心。她不清新本身要嫁的如玉儿郎为什么会成为这样老丑看她就像看猎物似的老头,她不清新她本身倒底做错了什么?谁会再折一枝桃花,还她一场清梦呢?没了通盘都碎了。

她的桃花她的梦开到最粘稠的时候被人连根掐断了。从万紫千红到通盘枯萎只用了一刹,快的让她恍惚首来时今生,皮囊发抖心字已成灰。

后来再回想首出嫁那日通盘恍如隔世。只是人们的歌谣依然稀稀拉拉的唱着。

新台明丽又绚丽,河水洋洋东流淌。本想嫁个写意郎,却是丑得蛤蟆样。新台高大又壮丽,河水漫漫东流往。本想嫁个写意郎,却是丑得不走样。设益鱼网把鱼捕,没想蛤蟆网中游。本想嫁个写意郎,得到却是这样丑。

他们奚落她也奚落宣公。他们的歌其实唱的那么现实。他们把新台的高大华美和宣公的难看走为做对比。大骂宣公是寝陋的癞蛤蟆。这算是给她的平逆吗?她不清新,也许也并不算,由于人们也依旧以《正人偕老》来骂她。

是是非非她早已说不清了,后来她的儿子和急子都被杀连她本身都被迫三嫁,一朵枯物化的桃花又何来情感再来听他们的奚落之歌呢?

新台上一个美如月牙的妇人矮眉坐着,远远的看到成楼下几个孩子嘲乐着追跑。“本想嫁个写意郎,却是丑的不走样,……”孩子们的歌依然重章叠唱的飘着,新台上的妇人不知何时早已睡着却泣不成声。

作者:汐芜,本文为少读红楼原创作品。


热门排行

最新文章

Powered by 察哈尔右翼前旗拣并科技有限公司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站群系统 © 2013-2018 360 版权所有